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公司新闻
新闻中心
Company news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扰乱了整个国家。今年的北京春天格外明媚。往年此时肆虐的沙尘暴并没有打扰到我们。柳树绿了, 草也绿了。繁华的城市是繁荣的。原来, 人们可以在春夜细细品味无边的风月, 在阳光下自由享受幸福的生活。然而, 一场“急性传染性非典”席卷大江南北, 从南国广东到北京, 将第一好区变成了“非典”重灾区。一时间, 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所有人都是空虚的。北京变了!每天拥堵的交通道路变得空荡荡的, 整天熙熙攘攘的商场和购物中心, 平日里人头攒动的许多餐馆和饭店干脆关门歇业。各种花哨的广告随处可见, 无精打采的站着。都市人灿烂的面孔, 炫耀着自信和活力, 隐藏在不起作用的面具后面。喧嚣的城市终于安静了下来。一座全球化时代、数千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 一下子平静了下来。这是世界的奇迹。人们被迫停止他们整天的忙碌和奔跑。无休止的娱乐被放弃了。
       无休止的喋喋不休, 停了下来。足不出户坐在角落里, 对于京城的很多男人来说, 或许这还是第一次。当然, 这当然不能算是全民闭门审议。但在被困在家里的日子里, 难免会让人想起这件事,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可怕的时刻。上帝的报应:大自然对我们祖先的警告是相信天人合一, 神感应。如果过去发生如此严重的灾难, 我们的祖先肯定会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肯定会认为这是天谴。时至今日, 仍是神秘莫测, 而让不少学者联想到贫乏经典的名著——《易经》是古代先民用来算命的卦书。祖先用占卜来了解上帝的旨意, 预测吉凶。汉代大文豪董仲舒的《春秋》一书, 赋予国家以天人之感, 令年轻英勇的汉武帝钦佩不已。董仲舒说:“人就是神。
       ”人是(为)人, 他们起源于天空。 “天”是人间的本源, 世间万物对天无感。天知道世界如手背, 洞察社会状况和舆论。
       政与民相和, 则天赐吉祥;若有逆行, 天怒, 祸患。董仲舒说:“五皇三王一统天下的时候, ……把它当作上帝的警告。其实,

相信天人感应的, 并不是只有我们的祖先。在西方古代历史上, 天人感应不仅作为一种信仰, 而且在现实中起到了扭转乾坤的作用。公元3世纪, 君士坦丁皇帝在统一罗马帝国的战争关键时刻遭遇奇迹。君士坦丁自称在祥云中看到了基督的象征, 于是命令军队将基督的象征画在盾牌上, 结果神乎其神, 打败了对手, 统一了罗马帝国, 基督教从此确立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在西方文化中, 非典是我们的人家族百年未遇的最严重流行病。疫情袭来, 很多人不禁想到了“祸害”。当然, 今天的人不会像古人那样理解“祸害”。毕竟, 我们受到科学的教育和培育。科学研究已经告诉我们, 这次传染性非典是由一种前所未见的冠状病毒引起的, 并非来自“自然”的灾难。从另一个角度看, 启蒙时代以来, 人们对自然与人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神的定罪”也被赋予了新的认识和新的认识。黑格尔在《小逻辑》中谈到了“祸害”, 即“上帝强加于世界的所谓谴责或灾难”。黑格尔认为:“神定罪概念的重点在于指出神定罪主要是关于人与自然的对立。男人应该用汗水工作, 女人应该忍受痛苦生儿育女。一方面, 一方面是与自然分裂的结果, 另一方面也是对这种分裂的征服。”在黑格尔看来, 所谓的“祸害”就是人类征服自然所引起的报复。恩格斯后来肯定并重复了黑格尔的观点。恩格斯认为, 人类对自然的每一次胜利, 都必然导致对自然更强烈的报复。我们把人类活动引起的自然对人类的报复视为对自然生态不能忍受人类肆无忌惮入侵的警告。

37.879271s